•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
    農合社理事長成藥袋蘋果幫兇 被美容的紅富士何去何從
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24 18:55:29 文章來源:寧波中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
    煙臺紅富士套藥袋長大

      煙臺蘋果主產區棲霞、招遠等地,果農大量使用加藥果袋,藥物直接與幼果接觸直至成熟


      山東煙臺紅富士蘋果,以個大皮潤、甘甜酥脆暢銷全國各地。僅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,每年吞吐至少數十萬噸。


      作為煙臺紅富士的主產區的棲霞和招遠,年產蘋果十幾億公斤。記者調查,一種小作坊生產,無任何標志的藥袋被當地果農大量使用。這種藥袋將包裹幼果直到成熟,白色藥末直接與蘋果接觸。對于所用藥物,藥袋生產商和銷售商都諱莫如深,當地果農和農業合作社人員坦言,“人人都知道是退菌特和福美胂,是禁止使用的”。


      今年3月,當地政府部門曾查處藥袋200多萬只,要求禁止使用藥袋。但記者調查發現,目前這種藥袋仍在大量生產和使用,“并不斷呈擴大之勢”。


      據悉,去年年底,全國農藥登記評審委員會達成一致意見:鑒于福美胂等化學結構中含胂的產品存在安全風險,建議按有關程序撤銷此類產品的登記。


      脖子上掛著正方形布口袋,里面裝著上百個紙袋。


      60歲的果農劉國強,穿梭在密密匝匝的蘋果樹間。


      他瞇起眼睛,將紙袋套在幼果上,一捏封口,紙袋就掛在樹上。


      一些白色粉末從紙袋飄出,粘在劉國強手指上,散發出一股刺鼻氣味。


      “紙袋里有藥,也叫藥袋,是禁止使用的?!眲鴱娪行╈t腆地說,當地不少果農套袋時戴口罩和手套,有的甚至將頭包裹嚴實,“像戴上防毒面具”。


      初夏時節,紅富士蘋果已有杏般大小,滿樹青色幼果將被藥袋包裹5個多月,直至成熟上市。


      山東煙臺招遠市大秦家鎮,劉國強的果地西側,立著“蘋果非疫區”的大牌子,下臥一尊石碑,上刻“山東省農業科學院綠色果品示范基地”。


      “蘋果套上藥袋賣相好”


      劉國強手中的藥袋,長寬約十五六厘米,外面是黃色的復合紙,里面的深色紙沾滿白色藥末,直接與幼果接觸。


      “這藥袋有一點兒嗆,年輕人、小媳婦套袋時,最好戴著手套和口罩?!眲鴱娬f,大秦家鎮的果農幾乎家家都在用這種藥袋,長出來的蘋果品相好,表面光滑不長黑點。


      6月6日,棲霞市亭口鎮,果農孫紹遷也忙著給蘋果套藥袋。


      他家三畝蘋果樹,需要7萬多個藥袋,還雇了一名勞力幫忙。


      不加藥的果袋每個3分錢左右,加藥的果袋價格要高出2分錢,一畝蘋果地約套袋兩萬個。


      “藥袋5分錢一個,成本3000多元,一名勞力要用10天多,成本也在2000多元?!狈N蘋果20多年的孫紹遷說,收成好的時候,一年三畝地能賺4萬多塊錢。


      孫紹遷回憶,套袋這道工序始于10多年前,當年縣、鄉技術員向果農推廣,說是能夠減少病蟲害和農藥殘留。這一技術很快被果農采納,“那時的紙袋里沒有任何藥”。近幾年來,賣紙袋的經銷商開始推銷藥袋,說蘋果套藥袋賣相好。


      招遠市一家農業合作社的技術員陳富寬稱,蘋果樹每年噴灑十幾次農藥,蘋果套上紙袋,可有效避免農藥與果實直接接觸,降低農藥殘留。但近幾年藥袋開始流行,他拿出去年當地出產的紅富士蘋果,其中一個表皮布滿大小不一的黑色斑點,并有白點凹陷,“這是沒有用過藥袋的,用藥袋的蘋果表皮比較光滑”。


      孫紹遷和劉國強也認為,套藥袋的蘋果的確比紙袋蘋果表光好一點,但價格沒有因此提高,“收蘋果的不會管你用的是藥袋還是紙袋,人家只在乎質量好不好。用藥袋習慣了,擔心不用藥袋品相不好,賣不出好價錢”。


    百公里果園都用藥袋


      5月下旬至6月上旬,記者多次驅車沿S304省道調查,從棲霞市到招遠市百余公里沿線,幾乎綿連的各村蘋果園都在大量使用藥袋。


      6月2日,棲霞市桃村鎮,S304省道南側大片蘋果地里,黃色的紙袋掛滿枝梢,遠看像是一棵棵碩滿枝頭的梨樹。記者隨機打開一個紙袋,里面黑色紙上頓時飄灑出白色粉末,有些已附著在果實上,散發出濃濃的藥味。


      公路北側的果林里,蘋果樹同樣掛滿藥袋。記者沿果林向縱深處行駛一兩公里,幾乎各家果園都在使用藥袋。


      沿S304省道向西,記者驅車每行駛5分鐘左右,就停車到果園內查找藥袋。途徑棲霞市唐家泊鎮后野村、上牛蹄夼村、尹家莊村等周邊的蘋果園內,也都使用藥袋。


      棲霞市寺口鎮西南疃村附近,茂密的果林內,正為蘋果套袋的果農時隱時現。


      同一棵蘋果樹上,記者發現三種不同的藥袋:一種藥袋里面黑色紙上白色粉末呈點狀密集;另一種藥袋內白色粉末已將黑紙覆蓋;還有一種藥袋,少量藥物隱藏在黑紙內側。


      一名套袋果農說,有一些藥袋是去年剩下的,所以藥量比較少,新套上去的藥袋則藥量足,“不同藥袋廠的藥袋,藥量也不一樣”。


      記者在S304省道沿途的蘋果園,收集數十個藥袋,上面均無成分和廠家等任何信息。


      藥袋內的白色粉末究竟是何藥物,孫紹遷和劉國強等果農透露,用了好多年了,“人人都知道是退菌特和福美胂?!睂Υ?,農業合作社的技術員陳富寬也表示認同。


      蘋果之都小鎮“談藥色變”


      棲霞市,享有“中國蘋果之都“和“中國蘋果第一市”之稱。


      S304省道橫穿該市寺口鎮,這個盛產紅富士的小鎮上,出售蘋果紙袋的店鋪沿街林立,數量遠遠超過鎮上的餐館。


      5月13日下午,記者走進幾家銷售紙袋的店鋪。


      一聽外地口音,商家們大多疑心重重,表示紙袋目前不賣給外地人。記者問及是否有藥袋售賣時,商家直接將記者拒之門外。


      只有寺口鎮中心一家化肥店,女店主表示可以幫助聯系藥袋加工廠,“藥袋5分錢一只,5萬只以上起售,明天給確切答復”。


      當日下午,“一輛京牌照車來到鎮上”的消息,迅速傳遍鎮上所有紙袋店鋪。記者再次聯系女店主時,對方謹慎詢問“那車是不是你們的”。女店主說,“現在跟你們不熟,以后熟悉了再賣給你們”。


      寺口鎮多名商家透露,去年11月份,山東一家電視臺曾在該鎮暗訪,曝光果農使用的藥袋,里面含有的農藥可能屬于違禁農藥。隨后,當地政府部門對藥袋進行查處,“市工商局和果業局都不讓用藥袋了,所以不敢賣”。


      據報道,棲霞工商局調查中發現,一些果袋廠生產一種藥物袋,蘋果套藥袋后,幼果直接接觸到高濃度的殺菌劑,果皮上的皮孔會受到傷害壞死,內層紙上的退菌特或多菌靈藥劑遇到水溶解,且濃度很高,容易燒傷果皮發生藥害,更大程度上對蘋果產生影響。


      報道中,棲霞市果業發展局副局長郝文強表示,蘋果套藥袋,增加了果實農殘超標的風險。


      從今年春天開始,棲霞市利用3月份生產資料使用的旺季,查處制售藥物果袋案件3起,查處藥物果袋200多萬只,價值10萬余元。


    農合社理事長開藥袋廠


      事實上,嚴查未能阻擋藥袋的生產。


      緊鄰棲霞市寺口鎮的招遠市阜山鎮,就有一家藥袋加工作坊。


      5月30日上午,一場大雨過后,記者以考察設備為由進入作坊。


      一排平房院落,不到40平米的平房內,擺著三臺制作果袋的機器。


      五六米長的機器上,一端是黃、黑兩種卷紙,傳送帶傳遞過程中,被膠水粘合在一起。紙袋內側的黑色紙面上,密布著一層白色粉末狀物體,散發著農藥的氣味。在另一端,成品紙袋已摞成幾摞,工人看著電子顯示器,當數字跳到100時,會抄起一摞紙袋扎上皮筋,裝入尼龍袋中。


      作坊主梁玉剛介紹,每臺機器只需兩三人操作,每天每臺能產約15萬個紙袋,“如果不加藥,每個紙袋售價3分錢左右,如果加藥,每只5分左右”。


      記者調查,梁玉剛是當地一家農業合作社的理事長,負責銷售農藥、種子和化肥等物資。


      5月31日,記者再次來到梁玉剛的作坊,提出購買藥袋上的農藥。


      思索良久,他謹慎地說,“你要買也行,不能開發票和收據,也別說從我這兒買的藥”。


      倉庫里,梁玉剛從一堆雜亂的紙卷中,翻出旅行箱大小的紙箱子。除了“果袋專用”四個字外,紙箱子上沒有任何標志。他從箱內掏出一個銀白色的塑料包,上面同樣沒有任何標志,“這就是藥,蘋果袋專用的藥,30元一袋”。


      回到車間內,梁玉剛指著機器傳送帶下沾有白色粉末的滾軸說,“藥兌上水,多少憑感覺”,放在滾軸下,機器一轉,藥就抹在紙袋上了,“一袋藥能產2萬個藥袋”。


    藥量放多少“自己把握”


      調查期間,記者暗訪棲霞、招遠的數家蘋果藥袋加工廠,大多隱匿在村落中,呈家庭作坊式經營,生產流程大致相同。買上三臺制袋機,“一年下來,輕松收入10萬到20萬元?!倍嗉宜幋鞣坏睦习逭f,但對于所用藥物究竟是什么,他們都諱莫如深。


      此外,盡管一些紙袋廠老板聲稱不加工藥袋,但車間往往儲存該類藥物。


      棲霞市蛇窩泊鎮一家紙袋作坊車間內,作坊主撕開一個封裝好的尼龍袋,掏出銀白色的藥包,同樣沒有任何標志,只寫著“果袋伴侶綠色環?!?。


      “這種藥里面含的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,但肯定是不讓用,藥是從河北進來的?!弊鞣恢鞣Q,自從棲霞有果農使用藥袋被曝光后,政府部門嚴查過,“嚴禁藥袋上樹”。


      6月1日,招遠市張星鎮小劉家村,一家紙袋加工作坊內,三臺制袋機高速運轉,6名工人忙個不停。這個位于村莊偏僻位置的作坊,圍墻上貼著“化肥、農藥、合作社”的廣告。


      轟鳴的車間內,一名工人提著鐵壺,壺內裝有灰白色的糊狀物?!斑@是調好的藥,就是兌些水,比例自己把握,想讓藥袋上的藥少,就多放水,藥多少放水?!彼呎f邊將糊狀物倒進傳送帶下方一個槽內。機器轉動,帶動滾軸,滾軸將槽內的藥卷起,粘貼在黑色紙上。


      藥袋廠門口,一輛中型卡車發動,作坊主劉先生正將幾十個裝滿藥袋的麻袋搬上卡車。劉先生說,眼下正是果農套袋的旺季,藥袋銷量仍舊可觀,“一麻袋裝5000個藥袋,送貨的地方很遠,說了你也不知道”。


      招遠市農業技術員陳富寬介紹,近年來,藥袋開始在棲霞、招遠等地流行,使用區域不斷呈擴大之勢,“整個煙臺地區都很受歡迎”。


      蘋果藥袋的風險和危害


      藥袋里的白色藥末究竟是什么?


      果農和技術員說是退菌特和福美胂,藥袋銷售商和生產商諱莫如深,當地政府部門禁止使用,但也未明確說明藥物成分和危害。


      記者把來自小作坊和蘋果園的數十個藥袋帶回北京,試圖聯系檢測機構,檢測是否含有退菌特、福美胂。


      農業部農藥檢定所、北京市農藥檢定所、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、北京理化檢測中心、普尼測試等多家檢測機構,都表示難以檢測。


      北京市農藥檢定所負責人表示,北京的農藥廠從不生產退菌特、福美胂兩種藥物,所以沒有明確的檢測標準和檢測方法,即便能夠檢出具體成分,也不具備法律效力和認證資質。


      農業專家表示,退菌特是福美雙、福美鋅、福美甲胂的復配制劑,主要用于防治果蔬病害。成分中的福美雙對皮膚和黏膜有刺激作用,噴藥時注意防護,誤服會出現惡心、嘔吐、腹瀉等癥狀。福美鋅與皮膚接觸會引起皮炎。福美甲胂則對皮膚和黏膜有刺激作用。


      而福美胂,一種防治植物病害的含胂農藥,對蘋果腐爛病有特效。


      2011年底,第八屆全國農藥登記評審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達成一致意見:鑒于福美胂等化學結構中含胂的產品存在安全風險,根據2002年農業部第199號公告精神,建議按有關程序撤銷此類產品的登記。


      雖然目前尚無農業部正式的通知或公告,但業內普遍認為,福美胂和福美甲胂將被撤銷登記成為禁止使用的農藥。


      北京蘋果園禁用藥袋


      “把福美胂和退菌特使用在果袋上是絕對不允許的?!?月9日安記德說。這名北京十三陵御馨園種植中心的技術指導,有著近30年蘋果種植經驗。


      他說,福美胂在北京已明令禁止使用多年,“無論如何,這種做法都存在風險。蘋果幼果直接跟福美胂、退菌特這樣的藥物接觸,而且貫穿果實的整個生長期,很難想象這種果實的藥物殘留會不超標?”


      安記德所在的種植中心有數十畝富士蘋果,使用的果袋內均無藥物,由當地林業部門提供,每個六七分錢,政府承擔一半,種植者承擔一半,“整個生長期,林業部門會不定期抽檢,包括果實、甚至土壤”。蘋果成熟后,林業部門會抽檢果實品質,之后才允許上市。


      對于這種套藥袋的蘋果,安記德表示,“外地蘋果進京時再想抽檢恐怕不易,你看看新發地這些批發市場,每天拉來成百上千車果子,抽檢也檢不過來”。


      此時,與北京相距六七百公里的棲霞和招遠,孫紹遷和劉國強的蘋果園已完成套袋。這兩名種了一輩子蘋果的農民坦言,“這藥肯定有毒,跟蘋果接觸那么久,吃的時候最好削了皮”。


      五個月后,被藥袋包裹的青色幼果將長成紅潤的大紅富士,銷往北京等全國各地。


    評論


      對于被藥袋“美容”的紅富士,棲霞和招遠兩地政府應拿出刮骨療毒的勇氣,依法進行整頓治理。


      農產品在生長過程中使用農藥鋤草、殺蟲是必經的程序,否則經過病蟲害侵犯的農作物,特別是水果不僅賣相不好,而且產量會降低。據了解,山東煙臺盛產的紅富士蘋果,賣相超好的通常都是在生長初期被農民加了藥袋的——加了藥袋后的價格要比不加藥袋的紅富士蘋果高出2分錢。


      據果農坦言,藥袋是退菌特和福美胂,是禁止使用的。這藥袋有一點兒嗆,年輕人、小媳婦套袋時,最好戴著手套和口罩。大秦家鎮的果農幾乎家家都在用這種藥袋,長出來的蘋果品相好,表面光滑不長黑點。


      退菌特又名透習脫、三福美或土斯特,是一種有機胂、有機硫混合殺菌劑,是福美雙、福美鋅、福美甲胂的復配制劑,毒性中等,屬廣譜性的保護性殺菌劑。無內吸作用,但有很好的滲透作用。農業專家表示,成分中的福美雙對皮膚和黏膜有刺激作用,噴藥時注意防護,誤服會出現惡心、嘔吐、腹瀉等癥狀。福美鋅與皮膚接觸會引起皮炎。福美甲胂則對皮膚和黏膜有刺激作用。


      福美胂是一種防治植物病害的含砷農藥,具有治療和防治作用,對蘋果腐爛病有特效,還可防治黃瓜白粉病、銹病霜霉病、辣椒炭疽病、梨黑星病,而且對葡萄、小麥、豌豆、蘋果樹等的白粉病、水稻的稻瘟病、茄子霜霉病、山楂枯梢病等作物的多種病害也有防治效果。


      2011年底,第八屆全國農藥登記評審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達成一致意見:鑒于福美胂等化學結構中含胂的產品存在安全風險,根據2002年農業部第199號公告精神,建議按有關程序撤銷此類產品的登記。雖然目前尚無農業部正式的通知或公告,但業內普遍認為,福美胂和福美甲胂將被撤銷登記成為禁止使用的農藥。


      然而,據媒體報道,作為紅富士主產區的煙臺棲霞和招遠,幾乎各村蘋果園都在大量使用藥袋。


      因此,評論人士認為,對于“藥袋蘋果”,希望棲霞和招遠兩地政府拿出刮骨療毒的勇氣,依法進行整頓治理。雖然這看似有損當地蘋果產業的聲譽,但同時政府的強力查處也會給公眾以信心,長期而言,更有利于當地蘋果產業的健康發展。


      此外,“藥袋蘋果”的查處,不能僅寄托在蘋果產地的政府部門身上,作為國家主管部門,應同時介入,查清楚“蘋果藥袋”所含農藥成分,找到這些農藥的生產源頭,依法進行打擊,并借此完善檢測標準和檢測方法,對各地批發和零售市場銷售的蘋果加強抽查檢測。如此,“藥袋蘋果”才能無所遁形。


    轉自中國吃網


    国内一级爽歪歪毛片,我在狂野截了一段小视频,亚洲AV首页闷骚寡影院我想要